歡迎光臨~
★沒什麼好招待,客倌請自己來★

「語言孤獨」是美學大師蔣勳所著《孤獨六講》其中的第二講,

書頁58一開頭便這麼說:

準確的語言本身是一種弔詭,

我們用各種方法使語言越來越準確,

語言就喪失了應有的彈性。

 

六歲女童爭議判決當中的爭議使我聯想起這個章節,兩者之間存在著某種程度的同質性。

(姑且不論司法人員的心態)

司法作為統治手段,法典必須是中性、沒有溫度的,被要求準確,減少模糊地帶。

在精準與人性之間,似乎進退維谷。

越精準也就越少失誤,卻也越冰冷;

越有彈性就越有人性,又掉進了自由心證的危險。

 

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瞧瞧,這裡有在線閱讀

除了「語言孤獨」以外,其他篇章也很值得一讀。

本書簡單不簡單,饒富深意,推薦給愛思考的捧搖。

 

聽首歌。

黃小琥 - 沒那麼簡單

 

延伸閱讀:

【疑問】違反他人意願比利用他人無知來得可惡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風流 的頭像
風流

人不風流枉少年

風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四十心零
  • 越精準也就越少失誤,卻也越冰冷;

    越有彈性就越有人性,又掉進了自由心證的危險。

    先就這段話
    大力推崇
    讓我想起周星馳電影系列
    古代狀師
    雖是反諷
    卻也有異曲同工之妙


    剛回馬公
    細看後再回
  • 星爺的電影除了歡笑之外
    也給了我不少啟發 ^^

    風流 於 2010/09/02 21:20 回覆

  • myusername
  • 這本書不錯。我也有看喔 ^______^
  • 真的讚!^^b

    風流 於 2010/09/02 21:19 回覆

  • 40
  • 周星馳電影雖說搞笑但每部都有寓意頗深的對白節錄其中一段分享
    主控官:法律不外乎人情,但是殺人一定要償命,大家想想看如果受害的是你的親人,你們會怎麽樣呢?現在法庭所認的證據都顯示何歡是殺死何春的兇手,我要求各位陪審員判被告何歡罪名成立。



    鏡頭一:(刑場,準備用刑,陳夢吉等人趕到)
    陳夢吉:等一等,大人,請問何歡被判什麽刑罰?
    法官:依例判處環首之刑。
    陳夢吉:那就對了,阿仁!將他放下來!
    (主控官沖過來)
    主控官:陳夢吉你又想怎麽樣?
    陳夢吉:他被判環首“之”刑,並不是環首“死”刑,他的“首”已經被環了,
    還不放他更待何時?
    主控官:你玩文字遊戲?
    陳夢吉:大人!法律就是法律,每一個字每一個符號,都不能更改。
    法官:哎!。。。
    陳夢吉:你想清楚再說啊!要不然你不但丟盡大英帝國的面子,我還要再告你謀殺。
    法官:我想要開一個緊急會議啊!


    跟風流兄所舉的例子
    可以相互輝映
  • 是的
    我要說的就是「文字遊戲」
    人類自從有了語言和文字
    就開始玩起了文字遊戲
    難怪有人會說文字是誤解的開始

    在形式和意旨上的拿捏真的要很小心
    我願意相信大部分的法官不是故意要顛倒是非
    但是當黑傑克說:我只知道如果是高官的小孩,判決就不會是如此。
    我也沒辦法反駁……

    風流 於 2010/09/02 21:25 回覆

  • 40
  • 漏了一段
    呂忍:(走下座位,走到陪審團面前)我老公當年送我到英國念法律,但是我很對不起他,我沒有念法律,我念了時裝設計,小女子才疏學淺,所以有一件不明白,究竟是法律程式重要還是人命重要?法官大人,如果你不介意我說出我的心聲。我認爲其實你念了這麽多的法律,只不過是讀死書。我老公和我一樣沒有念過法律,但是 他敢開天眼看凡塵,我以我老公我榮,我愛他。各位陪審員,我相信你們不是瘋子你們應該懂得怎麽判決,如果你們是瘋子,我說什麽也沒有用,thank you very much
  • 人命重要啊
    各位法官醒醒吧
    該修該補的法條趕緊修補吧
    該建立的機制趕快建立吧

    種壞的樹還要多久才能導正
    各種跡象顯示...還有得等 ~_~
    看看教育就知道
    改了老半天還在換湯不換藥
    病灶在這裡不是嗎

    風流 於 2010/09/02 21:37 回覆

  • proync
  • 台灣發展下來的結果
    功利
    關係
    是最重要的
    其他
    其次囉
  • 「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」這個觀念再不改
    教改只是流於形式
    一切向「錢」看
    其他的價值自然不彰

    人真的很容易迷失在名利的追逐當中
    「江山如此多嬌,引無數英雄競折腰」

    風流 於 2010/09/03 00:16 回覆

  • sunshinetoday168
  • 語言跟數字其實都是中性的, 無所謂孤獨與深情,意涵的改變完全是因為用跟聽的人之間的認知差異。放到文學上,遇到了詩人美學家如蔣勳,便有了另一番的風情,但也要遇上看得懂,能跟蔣勳產生共鳴的讀者,才會成了知音,但知音與否的原罪,並不在文字語言上,而是受到不同的民族文化背景,在集體教育跟傳統薰陶影響下的落差,不同國家人民對情理法的認知比重不同,這次引起喧擾的兩件案件,除了法官離民間的文化認知太遠之外,也因為不同的人,對同樣的語言文字有認知的差距,放在無關人民生命安危的文學上,就發展成了百家爭鳴的不同流派,是自由思考與創意的呈現;但一旦放到法律上,各家法官在法律模糊地帶的自由心證落差,就成了讓人搖頭甚至憤憤不平的爭議!
  • 我能夠理解人對於事物的認知會有所不同
    但是我們的司法不重視「人」的價值
    「心」不見了
    這些狀況不管是蘇案還是六歲女童爭議判決都一樣
    令我感到既痛心又無奈

    風流 於 2010/09/04 23:34 回覆

  • mayjune
  • 唉!
    風流你和四十心零都義憤填膺的為文發難~
    MAY姐很感動你們的正義之聲~
    希望你們的語言不會孤獨!@@
    PS.我很喜歡黃小琥的歌~她唱得真好聽!^^
  • 謝謝May姊接的鼓勵
    我們的語言正夯
    一點也不孤獨
    希望司法制度與人事的沈痾能獲得通盤檢討的契機

    這首不錯吧
    我也覺得好聽 ^^

    風流 於 2010/09/09 13:20 回覆